多本小說網 > 我不想釀酒 > 70、突然之間的驚艷

70、突然之間的驚艷

        “哎,這個生意不好做了喲!這個年,怕是過不好了哦!”

        有人如此感嘆,丁泉緊了緊自己的綠色軍大衣。這種衣服,還是九幾年買的,那時候便宜,格外的暖和。

        “那怎么辦?難道說,讓他姓劉的一個人吃完所有的肉,咱們連湯都喝不上?

        現在還好,每天還能賣出去幾百斤酒,要是以后一斤賣不出去怎么辦?”

        是啊,這應該怎么辦呢?

        說句實話,他們這些人一時之間還真的找不出什么好辦法。

        一時之間,屋子里五六個人都沉默了。他們并不是什么布局之人,也不是一些老陰幣,更不是所謂的縱橫捭闔的人。

        他們只是本分老實人,做點小生意糊口而已。

        可惜啊,市場并不是因為你可憐就會憐憫你的。

        強者吃肉,弱者餓死,這就是市場經濟啊!

        狼性文化,現如今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里面。

        他們能夠怎么辦?

        現如今,硬碰硬是沒有辦法了。現如今的他們,只能思考變化了。

        這里做不下去,就換一個市場做。只能這樣了,直到有一天劉銘的蓮花白占據了所有市場將他們全部殺光。

        ……

        酒廠的工地,如今已經大變樣了。這段時間,范開文和他的施工隊,已經將地基都打好了。

        說到底還是好在劉銘,范開文最后在劉家村,要了十三個小工人員。

        其余的人,都是他自己的人員。

        施工隊這個圈子,也各有各的小圈子的。有的人專門做小工,有的人專門做瓦工,也有的專門承包。

        按理說,小工的活兒,并不會有劉家村的人的。

        只不過,劉銘需要這邊的人情,所以直接商量需要一部分本村的人員。

        如今,幾十個員工,正在工地上忙的熱火朝天的。因為劉銘催的緊,所以員工格外的多。

        這么大的一筆生意,范開文也是非常重視的。吃住對方自己解決,劉銘這里不會負責,周紅這位廚娘算是松了一口氣。

        這么多人,如果讓她一個人做飯的話,只怕忙死了也做不出來的。

        劉銘身穿黑色的羽絨服,如今秋褲劉銘無可奈何之下只能穿上了。

        我的媽,重市的冬天真的冷的讓你無語。寒風就像是刀子一樣,吹過來都能感覺到疼!

        現在河邊的大石頭上面,激烈的寒風讓劉銘過長的頭發隨風飛舞。

        一支香煙在手,吐出來的煙霧直接被風吹散了。俊郎的臉上,帶著一些微笑。

        酒廠里面,煙霧籠罩,水蒸氣就像是火山爆發一樣出現。不知道是誰家的大公雞,正在打鳴。

        劉銘已經很久沒有起來這么早了,他四點鐘就起來了。起來之后,來到酒廠里面看著。

        夏超云如今,釀造蓮花白的手藝早就超過了劉銘。劉銘起來,也只不過是過來看一看。

        五個工人,說句是真心有點累的。兩千斤的各種糧食,煮熟之后可不止兩千斤喲!

        劉云來到了倉庫這邊,說句實話有點心累。原本三萬斤的存酒,經過這段時間后,如今只剩下了兩萬多斤了。

        每天的產量,如今已經跟不上了啊!早上太冷,劉銘喝了幾口蓮花白暖和了一下身子。

        這邊早餐一般來說,都是面條的。臘肉切成條,然后用豬油油炸,里面加入辣椒粉,花椒粉,蒜苗,姜丁,朝天椒等炒成的面臊子非同一般的清香撲鼻。

        柴火大鍋水燒開,然后放面條進去煮,大火猛煮。

        煮了三分鐘之后,切的比粉絲還要細的土豆絲放進里面過一下水煮個一分鐘左右撈出。

        用大碗裝著,然后放入炒好的面臊子進去攪拌。

        一口下去,豬油的香味,辣椒的辣味,花椒的嘛,姜丁的口感混合著面條和土豆絲的味道,別提多么的過癮了。

        老實說,劉銘感覺這碗土豆絲面條,比蓮花白還要讓人舍不得。

        周姐這個廚娘,實在是有點東西啊!

        剛剛開始蒸餾,這邊就可以開始吃飯了。蒸餾的時候,就是吃飯的最好時間。

        不忙,所以可以慢慢來。劉銘呼哧呼哧的吃著面條,吃的那叫一個滿頭大汗。

        吃面記住了,一定要呼哧呼哧的響這才過癮啊!

        “奶奶,今天您就別去什么夏家灣大白山之類的地方了。這么冷,就在家烤火,順便幫我賣酒。”

        老太太放下手中的面碗,老人家基本上放棄了對于劉銘的洗腦了。看來,自己的所以得不到永生了啊!

        “我曉得,你要忙就去忙你的。不曉得掙錢有什么用,大災難來了買不到命!”

        一瞬間,飯桌上面所有人都一愣,接著吃面的速度開始加快。老太太真的是魔鬼,基本上酒廠的人,就沒有一個不被她老人家勸說的。

        特別是夏師傅,差點發火翻臉了。最后,劉銘安撫下來了夏師傅。

        其余的人,也經常被老太太拉著姓耶穌基督之類的。

        三下五除二,劉銘吃完面條就安排員工裝車。今天雖然要去向川家吃飯,可是劉銘還有一千六百斤的酒要送了才行。

        還好不算遠,梅花鎮六百斤,高甲鎮一千斤。送完之后,劉銘就可以去吃飯了。

        不過,即便如此也是吃晚飯!這個天開車,劉銘也是有點受不了。

        人在車里面,冷的你褲襠都像是結冰了一樣。說句實話吧,這種二手車,里面是不可能有空調之類的。

        要想有,只能自己去裝一個。所以,劉銘準備過兩天去搞一個。不然,這個冬天他劉某人可要受罪了喲!

        到梅花鎮,花了一個多小時,然后從梅花鎮到高甲花了一百分鐘左右。

        到了高甲這邊,劉銘一過來就發現有許多人等著了。結賬之后,劉銘上車就看到很多人拿著酒壺就要打酒。

        看到這個生意,劉銘也是忍不住笑起來。

        好啊,生意好就好不是嗎?

        花了兩個小時,劉銘來到青龍鎮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了。

        直接開車,來到了向川的收購站。只不過,正當劉銘想要進去停車的時候,突然之間看到了一抹雪白,讓他一下子停下車來。

        “是她?怎么一個人來這兒了?這樣一個人,多危險啊!”

        導盲犬確實是盲人的眼睛,狗兒乖巧的帶著自己的主人,行走在這個街道上。

        突然之間的驚艷,讓人迷了眼睛啊!

  http://www.sasczn.live/book/59202/2777210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