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不想釀酒 > 66、蓮花白的盛況

66、蓮花白的盛況

        “這事兒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那就是,蓮花白可以批發給你們。但是,兌水做假酒的事情一定不能發生。

        這是我的底線,也是我的禁忌。一旦觸碰了,我可不會因為人情關系有什么顧忌的。

        這一次,我們一次性取消這么多批發商,下一次我也不會有絲毫的留情的。

        還有,就是零售價十塊就是十塊,漲價這件事除非我這邊同意。”

        劉銘需要提前打預防針,因為假酒的問題非常嚴重。對于蓮花白的影響,也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此時此刻的他必須要提前打招呼才行。

        聽到是這個事兒,三個人一起松了一口氣。

        “這沒有問題,我們都不是沒良心的人,這種遭雷打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做的。

        劉老板請放心,對天發誓,我們這么做了一輩子虧錢。”

        劉銘對于這種發誓不置可否,發誓有用了的話,就不需要法律了。

        想他劉銘劉套路,幾個月前也在賭咒發誓,下輩子不得好死。

        所以,這事兒劉銘不是怎么在意。當然了,人家這么說了面子還是要給的。

        “那好,那我就相信幾位了。今天就可以開始,有需要給我打電話我這邊送貨上門。

        說到這里,幾位的門店距離比較遠。所以,一次性多要一點,太少了我不劃算。”

        這事兒就算成了,取消了六家批發商,今天又增加了三家。這還是劉銘控制的結果,如果他想,完全可以增加十幾家二十幾家都行的。

        ……

        大夏歷2005年,農歷十一月初十。一晃眼,又是半個月過去了。

        半個月的時間,劉銘的蓮花白進一步擴大的名氣。再加上現在已經是年尾了,很多外出打工的人回家了。

        所以,消費的高峰期也到了。

        馮成就是剛剛回來的務工人員,他們放假比較早,十一月就回來了。

        也對,畢竟不是正式公司的員工。工地上的活兒,肯定是可以提早回家的。

        他外出打工也好幾年了,如今在工地上也是老油條了。不過還好,一年到頭能有個五萬塊左右的存款,一斤算是不少了。

        馮成是柳樹村的人,今天到五馬鎮上來辦點事情。

        到鎮政府蓋了章之后,他悠哉悠哉的出來了。

        剛剛下來鎮中心,他就看到了一幕非常有意思的情景。排隊,這并不是很稀奇。

        可是,一家商店排個毛線的隊啊?

        而且,這些人還都手拿著酒壺。好吧,看熱鬧是人的天性,馮成就喜歡熱鬧。

        這不,雙手背在身后,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馮成也走了過來。

        “喲,我還以為有什么稀奇呢,竟然是排隊打酒?

        這不會是這里老板做的戲吧?一白酒,有這么夸張嗎?”

        他非常不理解,感覺實在太假了。走南闖北,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

        呵呵,當初工地上,十多個人來搶鋼筋鐵之類的東西,他老馮那也是拿著拖把躲了半夜的人物。

        所以,他覺得這也太假了。所以,馮成一點不相信。

        “蒼天啊,蓮花白終于到了。媽的這個狗李老四,今天才把東西弄過來,害得我這兩天茶不思飯不想的。”

        “是啊,昨天我來了三次,結果都說還沒到。今天好了,終于到貨了。

        這一次,我一次性打三十斤,免得以后又學這幾天。”

        “別提了,我聽李老四說的,這段時間蓮花白那邊產量跟不上。如今,到貨了就多打一些回去。

        這一次,要不是他是老伙計了,說不定還弄不來的。”

        “哎,蓮花白這個酒啊,最近是越來越不好買到了。”

        馮成差點沒嚇到,有這么夸張的嗎?

        看這些人,似乎并不像是過來演戲的呢!想了想,馮成也并沒有走直接留下來了。

        他到是好奇,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好酒竟然讓這些人如此的夸張。……

        “什么?十塊一斤?沒搞錯吧?糧食酒,不都是四五塊的嗎?”

        對于馮成的詫異,周圍人給與了鄙視。

        “呵呵,這個小伙子一看就是太年輕了啊!”

        “是啊,蓮花白都不知道,跑這兒來排隊干嘛?”

        “五塊一斤的蓮花白?呵呵,老子立馬買兩百斤回去信不信?”

        “年輕人都這樣,咱們別笑話他!”

        我去,聽著周圍的話語,馮成差點沒氣死。

        “蓮花白就這個價,你買不買?”

        馮成也賭氣了,老子年純收入四五萬的大佬,還在乎這幾斤酒?

        “給我來五斤,我倒是看看這個什么蓮花白有多好!”

        打了酒,直接來到商店的門外。馮成打開酒壺,這是五斤裝的酒壺,商店送的一個。

        “呵呵,我來看看,這是什么破酒,到底有多好喝!”

        嘰嘰咕咕的,一口下去之后,馮成就愣了一下。

        “啊呀,真他么的香啊!這啥酒啊,這么好喝!”

        ……

        如此這般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如今,蓮花白這個白酒,真的是徹底統治了好多地方。

        而在另外一些人心中,蓮花白就是惡魔,就是魔鬼啊!

        天橋鎮,也是位于鳳鳴縣城,距離青龍鎮并不是太遠。開車過去的話,也就一個小時左右。

        這里,有一家不小的酒廠。酒廠的老板,名字叫做丁泉。

        是一個釀酒了七八年的老字號了,以前基本上這邊都是喝他的酒。

        可是,從今年十月份開始,丁泉的酒廠就出現問題了。

        他做的是玉米酒,生意也基本上是在天橋鎮。或者說,周邊一兩個鎮。

        可是,從今年十月份開始,當蓮花白進入這個鎮子之后,他的酒廠生意就在一直下滑。

        真的,下滑的非常厲害。市場的消費者,太多被蓮花白吸引走了。

        以前,每天他的酒廠能夠賣出去六七百斤左右的玉米酒。玉米酒五塊一斤,算得上便宜了。

        一天六百斤,有千把塊左右的利潤。可是,從十月份開始,他每天只能賣出去五百多斤,一直到這個月,只能賣出去三百斤左右了。酒廠的量,一減在減,實在不敢過多生產。

        因為他沒有這么多地方儲存,實在是被搞怕了。

        這段時間,他沒少在家里,詛咒蓮花白出事兒。

        可惜,沒有任何用啊!和他一樣的情況,別的地方也有,而且還不少啊!

  http://www.sasczn.live/book/59202/277578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