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不想釀酒 > 38、突如其來的忙碌

38、突如其來的忙碌

        劉銘突如其來的忙了起來,那是真的非常忙啊!先,你來算一下劉銘每天的工作安排。

        第一,早上是凌晨兩點半左右起床,然后開始忙著釀酒等一系列的事情。

        這個不說了,真的忙的要不得。很多技術方面的東西,都需要劉銘來把控才行。

        沒辦法,暫時他這里沒有一個合格能夠放心的大師傅。所以,釀酒上面的一切事情,都需要劉銘親自來掌控。

        等到忙完之后,就已經是下午一兩點左右了。到了這個時候,劉銘又要來到鎮上。

        別誤會,劉銘這幾天都沒有外出尋找合作商。沒辦法,向川這里,需要劉銘過來看著。

        同時,順便劉銘也正式認識了向飛這個人。此人不得不說,長相真的是可憐。

        身高不到一米六,而且還一臉的那個豆。具體是啥,反正劉銘也搞不懂,不過看著那是真的有點不行。

        如果有密集恐懼癥的人,最好還是別看了。

        至于這個人……說句實話劉銘不看好!

        這邊的商店正在裝修,劉銘這個供貨商,自然是要過來幫著提一些意見的。

        還好,老太太張春鳳過去酒廠了。如今,酒廠賣酒的事情,就已經交給這位老人了。

        實在沒辦法,別人是真的不放心。有了老太太過去,說句實話劉銘這才放心離開酒廠。

        如今,劉家村的人,說句實話很多人都在劉銘這里買酒喝的。沒辦法啊,喝了劉銘的蓮花白,你讓他們再去喝別的,這真的是一種痛苦。

        這不,就這樣劉銘在這邊靠著口碑,直接開始了蓮花白的成名之路。

        從最開始就好的劉家村,然后過幾天蔓延到了相鄰的周家村,關帝廟等等一帶地方。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在劉家村這個地方,有一家酒廠的酒特別好喝。

        所以,慢慢的大家都過來買酒。不過嘛,這個價格讓許多人還是有點望而卻步。

        十塊錢一斤,確實稍微有點出他們的預算。不過即便如此,劉銘這邊每天都能賣出去一百多斤的樣子。

        生意好一點的一天,有可能會過兩百斤。這對于酒廠的自銷來說,這個量已經非常不錯的。

        這段時間,劉銘這里也存下來不少酒咯。平均算下來每天基本上要保存下來四百多斤酒。

        短短今天,劉銘這里的存酒就過三千斤了。不過這個問題不大,只要向川這里賣酒的門店正式開張,那么問題就不是很大。

        當初合作的時候,兩個人說好了一件事。那就是前期的酒錢還是要給劉銘的,因為他需要資金經營。

        哪怕他欠向川七八萬,這筆錢也要等以后來還。

        向飛這個人,說句實話劉銘稍微有點看不上。典型的眼高手低,非常的不現實。

        每天都在抱怨,但是自己又搞不出一個名堂來。也是他老子了解兒子啊,知道自己兒子不怎么樣,所以這才答應了劉銘的合作。

        時間一晃而過,三天時間過去了。說句實話,這幾天蓮花白已經在鎮上有了一些名氣了。

        別覺得是開玩笑,這是真的有了一些名氣。先,張安洋的面館這里,是賣出去最多的地方。

        這里客流量非常的大,每天接待好幾百的客人。這其中,喝酒的人很多。

        而以前,都是賣那種二兩裝的二鍋頭。不過現在嘛,張安洋這里基本都在主打劉銘的蓮花白。

        沒有別的,這個酒他么的能夠吸引回頭客。張安洋自然不傻,不會讓客人在他這兒買回家去。

        你要喝蓮花白,那就親自到我這兒來。聯合銷售,回頭客真的很多。

        有好些人,基本上一天三頓都在他這兒。早上二兩小面,然后二兩蓮花白,中午炒兩個小菜,二兩蓮花白。

        到了晚上,直接弄個砂鍋面,然后再來二兩蓮花白。蓮花白在這邊的售價是一塊錢一兩,一天也就是六塊錢的酒錢。

        其實這么算下來,并不是很高的價格的。蓮花白經過這么四五天的酵,名氣開始出現了擴散了。畢竟,喝酒的人,都有個愛吹牛逼的毛病不是嗎?

        你說誰酒好喝,老子有蓮花白。你說誰家不錯,老子還是有蓮花白。

        你說張老三家的酒很好,老子……不對,那個該死的家里也是蓮花白。

        可以這么說,有那么一些人,如今對于蓮花白真的是愛死了它了。

        恨不得在家天天喝,喝它個天翻地覆。

        就這樣,五天時間不到,張安洋這里的一百斤酒就沒了。今天,劉銘再一次送酒過來了。

        同時,張老三這里,也送了一百斤酒過來。張安洋面館,劉銘今天穿的就比較人模狗樣起來了,不像是上一次乞丐看了都嫌棄。

        張安洋端著一碗土豆絲過來,放在劉銘的面前。此刻的這里,已經有兩三個菜了。

        這會兒三點左右,正好是面館最輕松的時間段之一。劉銘過來,正好他想張安洋也要吃飯,索性兩個人一起湊一頓。

        “我說小劉,你這個酒真的是神了。最開始說句良心話,我是看在往日和你父親的情分上,還有你特別不容易,我才答應了。

        可是,這幾天下來,我算是明白這個酒的生意有多好了。昨天一天,賣出去四十斤你敢相信?

        我覺得吧,還過段時間這個量還要漲。”

        老張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一邊喝著一邊和劉銘聊天。劉銘樂呵呵的吃菜,喝酒的話就算了。

        “是嗎?嘿嘿,那么恭喜張老板財啊!”

        “哈哈哈,劉老板咱們彼此彼此嘛!”

        對視一眼,隨后二人哈哈大笑。搞定這些事之后,劉銘就來到了車站這里。

        青龍鎮的車站,可以說是最熱鬧的一個地方了。基本上,不管是鄉下任何一個地方,開客運車的人都會把車停在這里。

        而且,長途客車車站,也在這里挨著的。所以,這也造成了這里不同一般的繁華。

        向川家的門面,就在這個地方。經過三天的整理,這里基本上已經搞定了。

        劉銘過來的時候,向飛正好在店門口打牌。他媳婦兒,正在指揮裝修的人干活。

        說句實話,劉銘覺得向飛這個人,說真的不一定日后能夠成才。不過他媳婦兒不錯,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基本上這個門店都是她一手弄出來的。

        姓李,叫做李明月。長相比較清秀,身材也不錯,最主要的是她身上有那么一股子英氣。

        老實說,劉銘覺得吧,這姑娘可惜了!

  http://www.sasczn.live/book/59202/276331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