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不想釀酒 > 19、蓮花白(一)

19、蓮花白(一)

        “黃哥,兩毛六吐血價,這也是我最后一次說價格了。

        如果談不攏,這筆生意咱們哥倆做不成了。沒辦法,我只能去找幾個養豬場了。”

        這一次,黃明知道,劉銘是來真的了。兩毛六,這個價格說句實話,他還真的有點為難。

        不過嘛……可以先試一試再說。

        “那行,就按照老弟你說的這個價格兩毛六。不過,一切都要等我看到東西再說。后天中午對吧?”

        劉銘臉上,終于出現了一點真誠的笑容。

        “沒有錯,后天中午,老哥過來就知道了。”

        ……

        劉銘離開了黃明畜生……額不對,應該是黃明牲畜飼養場。

        今天過來的目的,他已經達到了。接下來,劉銘所要做的,那就是好好的釀酒。

        除了這個,沒有別的了。

        二手摩托車說句實話,這聲音真的很不舒服。不過也沒所謂了,反正員工的車,多大點事不是?

        劉銘回到酒廠的時候,其實大米剛剛倒進去,高粱都還沒有往里面放。

        “老板回來了啊,按照你的要求,大米倒進去了。”

        劉光斗拿著一煙桿,抽著這邊常見的農村土煙。這個煙聞起來很香,可是抽起來就不一樣了。

        沒有抽過的人,第一次抽還會醉煙。說句實話,醉煙比醉酒還要厲害的。

        所以,劉銘對這個玩意兒,那是真的敬謝不敏。

        “嗯,辛苦你們了。”

        晚飯劉銘一個人吃,三個員工已經回家了。還好,老太太張春鳳當初走的時候,給劉銘用豬油熬了一大碗面臊子。

        想要吃飯,直接打開電磁爐,然后水燒開放一些面條,撈起來放在碗里之后,弄上一些這個面臊子一攪拌,就可以直接開吃了。

        農村的臘肉做的,實在是非常的香。什么雞精味精之類的都不用放,非常的好吃就是了。

        劉銘也就靠著這個,這段時間才安全的活下來了。

        ……

        零五年,農歷七月。今天,對于劉銘來說是非常不一樣的一天。

        忙碌了四五十天,今天終于可以開始釀酒了。可以說,這真的是非同一般的一天啊!

        蓮花白,這是劉銘酒廠的第一種酒,也是劉銘寄托了非常大希望的一種酒。

        能不能還賬,能不能翻身就看今天出來的酒怎么樣了。

        今天的工作可就不一般了,特別是工作時間那是大大的提前了。凌晨四點鐘,所有人都過來開始了。

        首先就是大火蒸糧食,這個是最先的工作自然不用說了。而后,就是最累的活兒出蒸了。

        今天可不一樣,出蒸之后,就不是繼續主糧食了。今天要開始釀酒了,第一天發酵的糧食,現在可以蒸了。

        所以,當出蒸之后,立馬就打開了酵缸上面的密封。

        隨后,就開始一層一層的往卓缸里面倒發酵好的酒糟了。

        提前兩個小時,酵缸下面的一個口子就打開了。這個時候,就是放胡子水的一個過程。

        至于什么是胡子水,這個其實很好理解。糧食在發酵的過程當中,會分泌出來一些特殊的物質。這玩意兒,就是胡子水。

        黃橙橙的,很是粘稠。看起來怎么說呢,其實非常的惡心。就像是……就像是冬天的鼻涕一樣。

        嘔……打住,這個話題不說了。……

        一打開酵缸的密封,嚯啊,劉銘自己都沒有想到,一股非常特殊的香味就彌漫在整個酒廠。

        這股香味,哪怕在酒廠外面都能聞到。

        “好香啊老板,咱們這到底是什么酒?”

        劉光斗站在酵缸的旁邊,錯愕的看著劉銘問到。劉銘神秘的笑了笑,一只手摸著下巴。

        “都別愣著了,快點往卓缸里面到啊!一次性不能太多,五分之一就好了,等到時候蒸汽開始出來,再繼續往里面到酒糟。”

        劉銘話音落下,三個人立馬開始活動起來。一個人盛,兩個人端,很快就搞定了接近五分之一的量。

        劉銘在裝模作樣的拿著手機玩,其實他是在掃描這個酵缸里面的酒糟。

        發現合格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蓮花白可與一般的玉米酒高粱酒不一樣,這玩意兒口感差一點那就是天差地別的差距。

        所以,劉銘不能冒險,必須要謹慎才行啊!接下來,劉銘就開始了別的活兒。

        撒酒曲,這個東西只有他發話了才行,不然的話一定不能擅自行動。

        劉銘拿著一把大蒲扇,一直不停的給自己扇風。此時,他若有所思的看著酒廠忙碌的三個人。

        “說句實話,等這邊走上了正軌,我應該給自己的酒廠找一個釀酒的大師傅才行啊!

        不然,我就要一直被綁在這個地方,實在有點不方便。”

        劉銘說的也是實話,這事兒確實很有必要。轉眼間,兩個小時過去了。

        此刻,地上又多了一個廂了。而今天做的廂,和以前又不一樣了。

        形狀都是一樣的,不過卻沒有棉被之類的。沒辦法,今天開始就走酒糟了,到時候廂上面,用熱騰騰的配糟害上去,要比棉被好太多了。

        這玩意兒透氣不說,而且自帶的溫度還有酒味兒,都非常的適合第一次的發酵。

        經過了兩個小時,此時此刻已經有一半的酒糟進入了這口大卓缸里面了。

        沒辦法啊,畢竟一千斤的量,不是一百斤。這也是為什么,劉銘他們要凌晨四點鐘開始干活的。

        這也就是現在,天氣慢慢冷下來了。要是放在夏天,凌晨一兩點鐘,你就要起床干活。

        這也是為什么,無數的人說釀酒熬糖苦的原因了。此時此刻,劉銘他們四個人全部都在酒廠等待著。

        沒辦法,都非常的期待,今天這第一卓酒來。劉銘是格外的緊張,雖然說按照系統功能的掃描,基本上合格,可是這沒有見到東西,鬼知道合不合格啊!

        一次又一次的蒸汽出現,很快又被劉銘他們用酒糟覆蓋上。就這樣反反復復好多次,一直到早上九點半,酵缸里面的所有酒糟這才全部弄進了卓缸里面。

        而此時此刻,酵缸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能洗。

        發酵的酵缸,那是一定不能洗的。因為使用的時間越久,這里面發酵出來的酒就越好。

        酒這個東西,和老壇里面的酸菜一樣,越久味道越好。

        酵缸也是如此,所以基本上很少有人洗酵缸的。又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到處都開始要出現蒸汽了。

        這個時候……

  http://www.sasczn.live/book/59202/275291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