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64. 我可能真的是天災【60月票加更】

64. 我可能真的是天災【60月票加更】

        “理論上而言,是存在可行性的。”

        艷紅塵聽完蘇安然提出的關于讓青玉復蘇的想法和問題后,她并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皺眉沉思了片刻后,才開口說道:“所謂的靈智昧滅,說是記憶盡失,可是修士本身就有輪回宿命之說,佛門更是有宿慧的說法,所以哪有可能真的昧滅。……只是一直以來,玄界都找不到正確的復蘇方法而已。”

        “所以如果我參悟明白了這荒古神木上的核心道紋……”

        “你覺得你能夠在二十年內修煉到道基境嗎?”

        “不能。”蘇安然搖頭。

        以他的天資來說,別說是二十年了,恐怕兩百年都不一定能夠修煉到地仙境,更不用說道基了。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他能夠擁有足夠多的成就點,那么別說二十年了,兩天他就可以晉升到道基境。

        只是這些話,他可沒辦法說出來。

        “那么你覺得那只小狐貍,能夠等你多久呢?”艷紅塵又笑著問道。

        蘇安然無言以對。

        青玉現在不轉變成靈獸,二十年就是極限,這還是得精心照料和喂養的結果。尋常養殖狐貍的壽命,普遍在十二到十五年左右,野生的話就沒辦法準備推算了,什么天災人禍都有可能,說不定出生都會夭折。

        所以想要讓青玉一直保持著凡獸的姿態等他參悟透徹這荒古神木的道蘊法理,那絕對是不現實的。

        “那怎么辦?”蘇安然很是虛心的請教。

        在神魂這方面,鬼修堪稱大家,畢竟他們本身就是魂魄之軀,所以對于神魂的了解,要遠比一般修士知道更多。

        青玉之前擋刀身死,從某方面而言也是屬于神魂破滅的范疇,只不過是與修士們所了解到的常規“神魂破滅”有所不同而已——事實上,蘇安然其實早已接受了這一事實。只是此時聽聞了艷紅塵的話后,內心又一次活絡起來,他無法相信,或者說還不愿接受,青玉那么精明的家伙居然就這么死了。

        “你可知道這荒古神木的價值?”艷紅塵開口問道。

        “不知道。”蘇安然搖頭。

        “你將這個帶去龍虎山,參悟雷道雷法的龍虎山修士直接就會把你奉為上賓,甚至會給你一塊龍虎令。”

        龍虎山,以抓鬼緝妖、除魔衛道為己任,堪稱整個玄界最正能量的宗門。

        當然,也因為他們太過于正能量,所以非常的招人恨——基本上與妖族、魍魎長期處于敵對狀態。但哪怕如此,他們位列十九宗的地位依舊不可動搖,也著實是玄界里最為強橫的門派之一,愿意與之交好的宗門、愿意為其效勞的宗門非常多。

        所以,為了感謝這些算是盟友的宗門,龍虎山有三種令牌。

        分別是虎令、龍令,以及最高的龍虎令。

        這三塊令牌,分別可以讓龍虎山無條件出手幫忙一次、兩次和三次——不管是什么樣的麻煩,龍虎山都會無條件支援。據說,目前在玄界流傳的龍虎令只有兩塊,若是蘇安然將這荒古神木送給龍虎山,他就可以獲得龍虎山外放的第三塊龍虎令。

        艷紅塵雖然沒有直說荒古神木的價值,可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讓蘇安然更加清楚的明白了荒古神木的重要性和分量。

        只是……

        他不明白艷紅塵這位師叔為什么要說這話。

        “你那只小狐貍是等不及你領悟這荒古神木其中的道蘊法理的。”艷紅塵緩緩開口說道,“所以你想要讓你那只小狐貍恢復神魂記憶的話,就只能在布好靈壇,準備將其轉化為靈獸的時候,同時將這根荒古神木的核心徹底粉碎,讓那只小狐貍在轉化成靈獸的同時把這一切徹底吸收。”

        “這樣的話,青玉就回來了?”

        “只有一定的幾率成功而已。”艷紅塵可不敢打包票,“但是不管成功還是失敗,你都等于徹底失去了這根荒古神木的樹心,上面的道蘊法理你自然也就沒辦法參悟了。……要知道,每一件天生道紋的天材地寶都是獨一無二的,就算你以后僥幸找到了第二塊天生道紋的荒古神木,可里面蘊含的道蘊法理肯定也是不一樣的。”

        蘇安然這一次聽明白艷紅塵的話了。

        絕大多數修士在進入道基境時感悟的天道,都是非常尋常普遍的大道法理,所以以此來鑄立自身的道基,明確自身尋求的大道之路,自然不算太強——真正強橫的道基境修士,如黃梓、艷紅塵等等之流,他們的道基都不是尋常的大道法則,而是更為契合這世間演化的大道。

        用比較奇幻點的說法來解釋,就是他們建立起來的規則更接近于世界本源的底層規則。

        這也是他們強大的來源。

        而什么樣的大道法則,屬于最為接近本源的法則呢?

        毫無疑問,有關神魂的法則就屬于這類,其次與雷劫有關聯的雷法也可以屬于這一范疇。可是在玄界里,關于雷法、神魂之類的天然道蘊法理,實在太少了——神魂姑且不說,雷法的大道法則至今為止都只能強行闖過九天罡風,然后在雷池云海里進行觀看感悟。

        可玄界里,能夠硬闖九天罡風,然后又無懼雷池怒雷的修士,又有幾個?

        正因為如此,才使得蘇安然手上的這根荒古神木擁有無上價值,成為整個玄界無數修士都想要搶奪的目標。

        在這世間,恐怕是找不出第二根能夠同時蘊含雷法和神魂這兩方面道蘊的天然道紋了。

        “呼。”蘇安然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

        “做好決定了?”艷紅塵笑了笑。

        “恩。”蘇安然點頭,臉上沒有任何遲疑之色,“不管成功率多少,我都要一試。不試的話,我心難安,會影響到我以后的心境和修煉。……成,固然欣喜,敗亦無悔,只能說如果真的失敗了,這大概也就是青玉注定的命數了。”

        艷紅塵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微微點頭,看向蘇安然的目光充滿了欣賞。

        她不在意蘇安然的決定,也不在乎蘇安然做出這個決定時的內心掙扎是什么樣的。

        艷紅塵此時真正滿意的,是蘇安然那句“敗亦無悔”而已。

        這話,道出了幾千年前她毅然離開黃梓身邊,轉而成為鬼修那一刻的心緒。

        我亦無悔。

        “這兩個人是怎么回事?”蘇安然已有了決定,艷紅塵也就轉移了話題,“他們是你的同伴?”

        “不是。”蘇安然搖了搖頭,“他們應該是驚世堂的人,目的就是為了這根荒古神木。”

        如果說之前蘇安然還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他們想要回收的是什么東西,那么此時他還不知道的話,就真的是個蠢蛋了。而且驚世堂派遣這兩個人進來,也肯定是直接把這兩人當成棄子了——紅塵十二樓的大樓主,魍魎四共主之一,實力有多強那就不用說了,讓區區兩個本命境的修士潛紅塵大樓主的老巢回收東西?

        這是嫌他們死得不夠快呢,還是覺得他們死得太慢了?

        總而言之,宋玨和穆清風兩人被驚世堂當成棄子,這肯定是實錘了。

        聽蘇安然講述了一遍大概情況,以及他自身的猜測后,艷紅塵倒是笑了:“這兩個小家伙也是夠可憐的。……我猜他們原本的計劃,是讓人牽制住我,然后讓你們這幾個本命境的修士進來我的陵寢搜刮。但是很可惜,他們沒有預料到我的實力會恢復得那么快,也不知道我的實力又有所提升,所以那群來招惹我的修士都被我干脆利落的解決了。”

        聽著艷紅塵開懷暢笑,蘇安然滿腦門的黑線。

        他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驚世堂的計劃,可以說是非常的完美。

        牽制住艷紅塵之后,讓宋玨和穆清風兩人進入陵寢進行探索和搜刮,目的就是為了把落在艷紅塵手上的荒古神木核心回收。畢竟以宋玨和穆清風不過區區本命境的修為,很難引起艷紅塵的注意,甚至就算他注意到了,也肯定不會在乎,畢竟在艷紅塵這等修為的大能眼里,本命境大概也就和蟲子、老鼠之類的沒什么區別。

        可驚世堂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們安排過來的兩個人居然跟蘇安然混到了一起。

        天災之說,又豈是浪得虛名的?

        于是,蘇安然在內殿撬青魂石撬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艷紅塵已經解決完他的對手,然后正準備回來繼續療傷的時候,就正好撞見了蘇安然等人。

        所以從頭到尾,宋玨和穆清風兩人根本就沒有發揮出在這次行動計劃里所應該表現的那部分價值——正確點來說,在驚世堂整個計劃里,作為最重要也是最關鍵的一環,他們突然脫節下線了。

        然后驚世堂的人,就全部死翹翹了。

        都說只有起錯的名,沒有叫錯的外號。

        蘇安然想了想,覺得自己……可能還真的是個天災?

        只不過這一次,被坑了的是驚世堂而已。

        “咳。”蘇安然決定,這種事打死也不能承認,“師叔,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想帶著他們離開了。”

        “也好。”艷紅塵點了點頭,“那就由我們送你們出去吧,至少一路上你們可以安全一些。”

        “好的,謝謝師叔。”蘇安然急忙道謝。

        然后艷紅塵收拾了一下后,就起身送著蘇安然離開。

        只不過,他們在來到內殿時,艷紅塵突然就懵逼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艷紅塵的語氣,充滿了氣急敗壞,“到底是誰干的!我的內殿!我的內殿怎么變成這樣子了!”

        “我不知道啊,我們來的時候就是這樣了。”作為一名優秀且合格的影帝,蘇安然絕不會在這個時候去觸艷紅塵的霉頭,看這位師叔的樣子,顯然是已經氣到爆炸了,于是他果斷甩鍋,“師叔,你看會不會是……驚世堂的人在報復你?”

        “好!好!好!”艷紅塵冷笑一聲,“驚世堂,我記住你們了!三番兩次的來找我麻煩,我都沒和你們計較,你們居然還敢來拆我的家!這筆賬我記下了!”

        蘇安然偷偷的瞄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宋玨和穆清風兩人,還好這兩人依舊昏迷著,否則的話看艷紅塵如此暴怒的模樣,讓他知道真相的話,自己怕不是要被師叔吊起來錘了?

        恩,不行,這件事打死都不能承認。

        還是讓驚世堂去背這個鍋吧。

        “師叔,別太動氣了,氣壞身子不值得。”蘇安然開始進入小嘴抹蜜的模式,“師叔這么漂亮,要是因為生氣導致臉上長了皺紋,那就不好了。”

        艷紅塵看著蘇安然的目光,顯得有幾分古怪。

        她現在是相當確信,黃梓根本就沒在他們面前提過自己。

        想了想,艷紅塵突然開口說道:“師侄啊,這一次你和我相遇的事,回去別和你師父說哦。”

        “啊?為什么?”

        “唉,你師父對我……還有些誤解。”

        “明白的,明白的。”蘇安然看艷紅塵泫然欲泣的模樣,然后又聯想到黃梓哪怕沒有跟他們說過艷紅塵,可艷紅塵依舊關心著黃梓的所有弟子,他的腦海里瞬間就已經腦補出了一部幾百萬字的長篇巨著了。

        總結下來一句話:黃梓應該是個渣男。

        “師叔,你要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蘇安然點了點頭,“總有一天,師父肯定會理解你,然后重新接納你的。”

        艷紅塵一臉感動的望著蘇安然,都快要哭出來了:“不愧是能夠說出‘我亦無悔’的蘇師侄,果然還是你最懂我!……放心,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方便告訴你師父的問題,你大可放心來找我。你師叔我雖然沒有你師父那么厲害,但是如今已是紅塵樓的大樓主,還是有那么一些威懾力的。”

        “謝謝師叔!”蘇安然趕緊甜甜的道謝。

        對于大腿,蘇安然從來都是來者不拒的,反正只要抱好就準沒錯。

        艷紅塵很是滿意小嘴抹蜜模式的蘇安然,笑著說道:“好了,師叔這就護送你們離開吧。”

  http://www.sasczn.live/book/57673/2748443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