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我真不是歐皇 > 第九章 一聲嘆息引發的血案

第九章 一聲嘆息引發的血案

        看著眼前由各種名貴木料所建造的庭院,何鑫只感覺這老頭財大氣粗。

        就算把何鑫的所有積蓄都拿出來,恐怕也買不下老頭庭院之中的一塊門板。

        前身那死去的雙親,給他留下的金錢也只不過是幾百萬而已,而這些名貴木料價格都是以克計算的。

        所以,看著眼前這棟顯得頗為雅致的庭院,何鑫只感覺眼前的庭院是一座金山。

        不過很快,何鑫便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

        自己可是有金手指的人,要什么沒有?要是哪天閑下來了,直接許愿給自己弄上一顆星球也是有可能的。

        一顆星球難道還比不上眼前這棟小小的庭院?

        帶著這樣的想法,何鑫頓時淡定了下來。

        沒有什么事情是一次許愿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次!

        “道友請進,寒舍簡陋,還望道友不要介意才是。”

        見何鑫回過神來,那名老者頓時也是一臉笑容的引著何鑫進入了庭院。

        走過一條青石鋪就的小道,何鑫跟著老者進入了籬笆之中。

        從外面看,籬笆之后一片綠草茵茵,但走近了才發現,籬笆之后卻有著一些木質桌椅。

        看著好似被隨意擺放在各處的木質桌椅,何鑫卻是再次感嘆起了老者的財大氣粗。

        這些木質桌椅,依舊是用各種名貴木料所制成,而且,進入庭院之后,何鑫發現空氣之中隱隱彌漫出了絲絲馨香。

        “小妍,貴客登門,還不出來給貴客沏茶?”

        將何鑫引到桌椅旁坐下,老者隨即便朝著房間之中開口說道。

        聽著老者的話語,何鑫的臉上卻不由得浮現出了一絲古怪。

        小妍?這么女性化的名字,難道這老頭竟然還金屋藏嬌?

        不過,雖然心中如此想,但何鑫面上卻沒有絲毫表露。

        雖說今天已經許下愿望讓老者對自己好感大增,有問必答,但是好感終究是有限度的。

        如果自己非要作死,問些隱私事情,說不得等明天效果過期之后老者就會直接殺上門去。

        畢竟,他許下的愿望,可只是在今天對我好感大增,有問必答。

        如果過了今天,那老頭回過味來,說不得就得惱羞成怒了。

        “哎,來了來了。”

        就在何鑫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間之中,此時也是傳來了一聲略顯慵懶的回應。

        而聽著這道聲音,老者卻也沒有說什么,而是老神在在的開始等待起來。

        看著主人都沒動,何鑫自然也不好意思說些什么,所以,二人同時眼觀鼻,鼻觀心的沉默了下來。

        片刻之后,伴隨著一道道腳步聲,一名身著粉紅色睡衣的少女這才一臉茫然的走了出來。

        聽聞耳邊傳來的腳步聲,正端坐在桌旁的二人此時也是相繼睜開了雙眼。

        但不同的是,老者的目光直視何鑫,而何鑫的目光,則是看向了少女出現的地方。

        看著從房間之中緩緩走出的少女,何鑫的面色卻是沒有任何異樣。

        不過,在何鑫眼中,對于這個老頭的印象卻是再次加深了一分。

        一個老頭子,在自己隱居的時候還不忘帶上一個美貌少女

        這簡直是道德淪喪!人性扭曲!八旬老頭竟然半夜尖啊呸,竟然金屋藏嬌!

        看過一眼之后,何鑫也是面帶無奈的轉過目光,隨即緩緩的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唉!!!”

        不過,一直都盯著何鑫面色的老頭,此時卻是有些茫然了起來。

        他只是叫出了自己的孫女,讓孫女幫自己沏壺茶,順便還能看看何鑫是不是那種好色之徒而已。

        可是看著何鑫臉上豐富的表情,老頭此時卻是一臉懵比。

        看自己孫女的眼神倒是中規中矩沒什么異樣,但是為什么看到最后還一臉惋惜的嘆氣?

        聽那嘆氣聲,就好像自己這孫女已經得了什么不治之癥一般。

        想到這里,老頭頓時就坐不住了。

        雖然自己修為不弱,但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看透所有的事情。

        反倒是何鑫,一個經歷過頓悟的人,萬一在頓悟之中領悟到了什么東西,如果他真看出了什么東西

        “道友?這聲嘆息”

        看著自己眼前再次閉上眼睛的何鑫,老頭的話語之中都不由得浮現出了絲絲疑惑。

        這可是自己唯一的孫女,萬一真有個什么閃失

        “嗯?”

        聽著耳邊傳來的急切問候,何鑫此時也是一臉茫然的睜開了雙眼。

        “前輩,怎么了?”

        看了眼前方面帶急切的老頭,再瞥了眼已經拿過茶壺走去沏茶的少女,何鑫此時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老頭怎么回事?自己金屋藏嬌還不讓人嘆息一下了?

        “這道友可是看出了什么?”

        見自己的孫女已經離開,老頭這才一臉小心的開口詢問了起來。

        看著老頭那個小心翼翼的模樣,何鑫此時卻是有些搞不懂了。

        怎么?這么明顯的事情,你還指望人家看不出來?

        無奈的看了眼前的老頭一眼,何鑫張了張嘴,但是最后還是沒有說什么。

        這可以說是人家的家務事,自己一個外人,管那么多干什么?

        但是看著一臉無奈而且欲言又止的何鑫,老頭頓時就會錯了意。

        看何鑫這模樣,恐怕自己孫女身上的毛病可能還真不小,就算何鑫已經看了出來,但估計也沒有十成的把握治好,所以,何鑫才會如此無奈。

        一想到這里,老頭頓時就急了,這可是自己的孫女,唯一的一個孫女!

        “還望道友助我,這可是我唯一的一個孫女,如果她有個什么三長兩短”

        聽著老頭情真意切的話語,何鑫頓時雙眼一瞪。

        原來是孫女啊?不是金屋藏嬌?

        不過這老頭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他孫女難道得了什么絕癥?

        但是這個絕癥自己也看不出來啊,他口中說的道友助我到底是為什么?

        帶著濃濃的疑惑,何鑫一臉懵比的看向了老頭。

        而此時的老頭,在說完之后便一直盯著眼前的何鑫。

        兩人就這么大眼瞪小眼的僵住了

        “爺爺,茶來了。”

        片刻之后,一道略帶慵懶的聲音傳來,這才將二人從僵直的狀態之中解救出來。

  http://www.sasczn.live/book/20191/1007919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