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 第224章 但為君故(128)

第224章 但為君故(128)

        安眠藥的藥效還在持續,路明非懵得不行,但還是被老媽那兇狠的神情嚇到了,“媽我們去哪里?”

        “別問問題!”喬薇尼把防寒服丟在路明非腦袋上。

        看路明非還懵著不知所措,喬薇尼干脆親自上手把兒子的睡衣扒下來,只剩條內褲,然后三下五除二給他套上厚厚的絨衣和防寒服,一把抱上輪椅。

        路明非根本沒見過老媽這一面,在他心里老娘厲害歸厲害,也就是個霸氣的家庭主婦,可此時喬薇尼展現出來的勁頭,簡直就是執行部的頂級專員。

        路明非呆呆地看著老媽在鏡前整理頭發,練習微笑,還給自己畫出了一對漂亮的長眉,這個買菜做飯收拾家的中年婦女忽然間年輕了十歲,渾身上下都是少女般的英氣。她在筆記本前操作,路麟城辦公室里的那些控制界面逐一出現在家中的電腦上,喬薇尼手法嫻熟地黑進一個個系統。這個避風港的幾乎所有空間都被嚴密地監控著,住戶開門關門一次,中控室里都能看到,進門取電像酒店一樣必須插卡,卡被拔走就意味著房間里的人離開了。樓道里安裝著監控攝像頭,樓門口也一樣,紅外掃描設備反復地掃描每個庭院,監督庭院中的活動者。除掉個人的隱私空間,這里沒有秘密。這也并不奇怪,這是人類對抗世界末日的堡壘,不是放縱天性的伊甸園。

        喬薇尼把巨蟒放進一個有點老氣的坤包里,蒙上一條擋風的紗巾,拿輪椅推著路明非出門。

        路明非沒問問題,更沒有反抗,他被喬薇尼的神情震懾了,同時他也沒有任何理由不信任老媽。

        在他從夢中醒來本能地抱住老媽的時候,老媽緊緊地回抱,說,“媽媽愛你!”就像某種堅不可摧的宣言。

        門在背后沉重地合攏時,路明非知道自己又關上了人生里的某個選項。

        這么晚了樓門口的燈下還有人靠著墻抽煙,喬薇尼推著輪椅從他身邊經過,看似隨意地說,“睡不著就叫老媽帶你出來透口氣,別一個人翻來覆去的。”

        他們在庭院里漫步,細雪落在他們的肩上,走出去很遠路明非悄悄地回頭,那個男人還在樓門口默默地抽著煙。

        “非非你相信老媽么?”喬薇尼輕聲問。

        “相信。”路明非簡短地回答。

        “切割可能會害死你,即使你活下來,結果也不會是你想要的。你不用成為英雄,不用每次都做別人想你做的事,老媽就希望你開心,別的不管。我是你媽,我有權自私。”

        “老爹希望我能同意做那個切割。”

        “不要相信他,他跟委員會的那幫家伙是一樣的。”喬薇尼頓了頓,“其實你連我也不該相信,跑就對了,跑得越遠越好。”

        “這些人都是來監視我的么?”路明非看似無意地環顧,深夜里還有鏟雪的人和樹下卿卿我我的年輕人,加上樹上纏繞的彩燈,他們仿佛置身一個頗為安靜的游樂園。

        “你從卡塞爾學院畢業,你學到的東西足夠讓你分辨哪些是監視者。”

        “全部都是,沒有例外。”路明非說,“還有巡邏的犬隊,沒有交通工具我們不可能離開。”

        喬薇尼推著他步入樹林,鏟雪的人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跟了過來,他拖著雪鏟,另一只手藏在衣服里。喬薇尼應該是走進了一個監控不到的區域,引起他的警覺。但喬薇尼只是推著輪椅緩緩而行,他們輕聲地聊著天,喬薇尼為路明非整理圍巾,母子之間顯得非常溫暖。每當他們停下來的時候那家伙就裝作埋頭鏟雪,路明非推測這是個新手,但孔武有力。

        喬薇尼停下腳步,從包里摸了一包煙出來,叼上一根。路明非目瞪口呆,老媽叼起煙卷的時候像個美艷的女特務似的。喬薇尼四顧一圈,跟那個鏟雪的家伙招招手,“嗨!借個火!”

        那家伙顯然有點懵圈,但還是把雪鏟往雪堆里一插,摸出打火機走了過來。

        這是個身高接近兩米體型跟馬熊似的大家伙,喬薇尼在女人里也算得高挑,但低頭跟他點火的時候卻顯得嬌小窈窕。

        “謝謝,弗拉基米爾。”喬薇尼微微一笑,從坤包里抽出蟒蛇,右肘垂直上擊打在那家伙的下頜上,跟著是沉重的槍柄,這很明顯是個泰拳技巧,然后她切換為合氣道中的“側身半立技”,左肘推出,一擊崩解!

        大家伙被這種強力連擊打中,甩出去好幾米,跌進雪里,居然還掙扎著想要從衣服里抓武器,可喬薇尼已經獵豹般撲上,膝蓋壓住他的咽喉,狠狠一揮蟒蛇打在他的太陽穴上把他打暈。

        路明非完全看傻了,這一套連擊穩準狠不留余地,說是武林高手絕不為過,就算老媽是混血種體魄不俗,沒有幼功也很難練成這樣。

        “沒什么好奇怪的,你媽也是s級。”

        喬薇尼冷冷地說著,從大家伙身上站了起來。

        她轉身推著輪椅狂奔起來,不多久后整個避風港忽然陷入了黑暗,蓄電池供電的探照燈立刻開啟,雪亮的光柱在漆黑的庭院里來回地掃,再片刻之后打著手電的人沖了出來,外面的狗吠得也更兇了。

        這也是喬薇尼干的,她黑入了避風港的控制系統,設置了這場延遲的停電。當她走出家門的時候,這次逃亡的每一步都被計劃好了。

        地下車庫里停著成排的雪地車,跟普通的雪地車不同,它們用雪橇般的雙軌接觸地面,用強勁的風扇驅動。喬薇尼把路明非抱上一輛雪地車后轉身離開,不久之后居然牽了一條大狗回來。

        是那條吊眼角的圣伯納犬,名叫柳德米拉,這看起來笨笨的家伙吃著喬薇尼塞給它的肉腸,一聲不吭。

        “柳德米拉是引導犬,專門訓練過如何在雪地上尋路,它會帶我們到界面邊緣去。”喬薇尼把圣伯納犬塞在路明非懷里,“抱住了,不停地給它喂吃的。”

        雪地摩托呼嘯著從坡道駛離車庫,車庫門口居然沒有人值守,大概是停電期間暫時離開了崗位。

        喬薇尼熟練地駕駛著雪地車,沿著避風港的墻根行駛,避風港的探照燈在雪地上照出雪亮的圓,像是巨大的眼睛那樣緩緩地掃視著,喬薇尼慢慢卻很準確地在那些光斑之間繞行,雪地車的聲音被避風港里的警報聲壓過了。

        “老媽你這條逃跑路線是早就計劃好的吧?”路明非摸著柳德米拉的腦袋。就算是s級,也不能短時間內想出如此完美的逃跑路線,把避風港的各種漏洞用得溜溜的。

        “原本不是給你準備的,是老媽自己跑路用的。”喬薇尼冷冷地說,“你老媽我是什么人?什么時候我都有后路!”

        路明非苦笑,心說老媽我可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要是知道我老媽比克格勃女特務還高桿,學校里誰敢欺負我?

        他們終于駛出了探照燈覆蓋的區域,雪地車在一處坡地上停下,喬薇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擦了擦額角的汗,“運氣不賴,沒軋到地雷。”

        “還有地雷這種東西么?”路明非吃驚地問。

        “當然,既有反坦克頂甲雷也有步兵地雷,我花了很長時間才記住了雷區的大概分布,但還是有點冒險。”喬薇尼說,“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大學?研究所?這是個軍事堡壘!”

        “多虧有老媽在。”路明非這話是真心誠意的,他也不是沒想過逃走,但即使他雙腿沒事,應該都沒機會,連雷區都沒機會踩到。

        此時此刻從外面看去,那個由赫魯曉夫樓構成的漆黑建筑群就像一座森嚴的古堡,又或者一只趴在雪谷中的巨獸,警報聲是它的吼叫,探照燈是它的百眼。

        “才剛剛開始,很快他們就會發覺我們失蹤了,然后追擊隊就會趕過來。他們有直升機,但是應該不敢越過界面。”喬薇尼扭頭望向遠處,“他媽的,還有那些該死的狗!”

        風中,狗吠得更兇了。

        ***

        路麟城氣喘吁吁地趕到最高樓的天臺上,委員會的成員們已經在那里聚齊了,整齊地眺望著漆黑的遠處。

        “薇尼和路明非都不見了。能黑進我們系統,完美利用我們漏洞的人只能是薇尼。車庫了少了一輛雪地車,她帶著路明非走了。”杜登博士看了路麟城一眼,又轉去看路明非的醫生,“那孩子能戰斗么?”

        “不能,他非常虛弱,是喬薇尼的負擔。”醫生說。

        “我帶追擊隊過去!”路麟城急切地說。

        “你?你不會犯跟薇尼一樣的錯誤吧?”杜登博士問,委員們都轉過身來,盯著路麟城的眼睛。

        路麟城深吸了一口氣,“我會把他們平安地帶回來,我能說服他們,也只有我能說服他們!”

        委員們互相對視,最后都點了點頭。

        “他們一定會向著界面去,狗群能阻止他們一陣子。第一支追擊隊已經出發了,你最好快一點,一旦雙方遭遇,都會使用暴力的,我們都知道薇尼是什么人。”杜登博士低聲說,“希望是你先遇到他們。”

        路麟城轉過身狂奔下樓,助理計算員娜塔莎向著委員們微微點頭,緊跟著追了上去。

  http://www.sasczn.live/book/11893/2745192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