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 第165章 但為君故(69)

第165章 但為君故(69)

        十五分鐘的纏斗之后,第一件貨品以一億四千五百五十萬美元的價格被拿下,得手的卻不是索尼婭、瓦洛佳或者奧金涅茲。

        真正的狙擊手始終埋伏著,直到最終競價的階段才出現,而且是兩個人一起殺入戰局的。

        謝苗,此人并未出現在布寧家的晚宴上,他的列車在赤塔跟布寧一行接駁,路明非對他的印象是個優雅的暖男,大家一起聊天的時候,他總是照顧女孩子們,卻又保持著距離。

        還有米哈伊爾,根據克里斯廷娜的情報,這個男孩家里應該是從事伐木業的,俄羅斯有著面積廣闊的原始森林,只要獲得許可證,伐木業跟礦業一樣是無本萬利的買賣。

        他們交替舉牌,價格一路飛漲。冷靜的奧金涅茲首先退出,索尼婭隨后,瓦洛佳挺到一億四千萬美元,眼神也黯然下來。

        只剩下謝苗和米哈伊爾了,路明非還以為會是一場血戰,可幾次小規模的加價之后,米哈伊爾就不再舉牌了。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布寧已經三次落錘,提著一號箱子的女孩來到謝苗背后站定。

        “這倆在打配合,”芬格爾低聲說,“讓人以為他們兩個要互相斗,其實只是聯手把奧金涅茲那幫人的氣勢打下去。”

        路明非輕輕地吹了一聲口哨,算是為這倆毛熊的演技喝彩。

        這倆看起來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路上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親近,各喝各的酒,各追各的女孩,可早就是攻守同盟了。

        路明非有點費解,這玩意兒比他想的便宜多了,可布寧給了他一張存著三億七千萬美元的卡,還怕不夠,又給了那袋子小金幣。

        有了第一次的價格作為參考,第二份貨品的競價更為直接利落,來自圣彼得堡的娃娃臉女孩安娜,出起價來卻穩準狠,像是一輛一邊碾過戰壕一邊發炮的重型坦克。這份氣勢令人深信她卡里的余額和必勝的決心,價格被抬高到一億六千萬美元之后,競爭者逐一退卻,安娜最終以一億九千萬美元的價格拿下。

        拎著二號箱子的女孩站到了安娜背后,安娜冷冷地環顧,眼神中滿是勝者的驕傲。

        路明非拿起手機看了一眼——023號城市根本沒有網絡,因此使用手機也沒有限制——但路明非手上的玩意兒是個人工智能,芬格爾給出了密密麻麻的圖表,分析在場的每個人。

        最終進入這間拍賣場的客人共有15位,除了羅曼諾夫家族拿到了三張請柬,其他家族都只有一張請柬,也就是說有資格上桌出價的總共13家,其中11家已經下過場了。

        芬格爾認定謝苗和米哈伊爾是同盟。他們合作默契,低價贏取了第一件貨品,但同盟關系也暴露了,再想打配合不容易。

        第二輪的競價中兩人仍然兇猛,應該是想再吃下一份貨物,只不過遭遇了坦克般的安娜,不得不避其鋒芒。即使如此,他們也陪安娜跑到了最后。

        奧金涅茲、索尼婭和瓦洛佳三人組,應該是老相識了,本該同進退,但事先應該是沒商量好,眼下是各自為戰。

        來自圣彼得堡的安娜,娃娃臉的獨狼,資金實力了得。

        此外還有來自羅斯托夫的尼基塔,來自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的雅科夫,來自薩馬拉的馬克西姆,和來自諾夫哥羅德的列昂尼德。

        這四個人都試探性地出過價,芬格爾判斷尼基塔和雅科夫可能是盟友,而馬克西姆和列昂尼德更像是對頭。

        除了羅曼諾夫家族,只剩兩家還沒出手,冷艷的葉卡捷琳娜從喀山來,壟斷著當地的進出口貿易,這一路上除了克里斯廷娜,就是她和索尼婭撩動著男孩們的心;戴著復古圓框眼鏡的格里高利,來自阿穆爾州,這男孩看起來更像是個修士,不太合群,也很少參加索尼婭他們的酒精聚會。

        “前兩份貨品的均價比去年高出10%,”布寧緩緩地說,“這意味著后面的競爭會更加激烈,急需時間的人,注意調整你們的戰術。”

        說這話的時候他有意無意地看了路明非一眼,路明非低頭喝水,順便點了點頭,意思是我懂我懂。

        從前兩份貨品的平均價格來看,布寧給的錢綽綽有余,最好是別亮出那袋金幣就能結束戰斗。

        是時候出手了,得手之后打開箱子拍個照,照片給克里斯廷娜老大當證據,箱子給布寧。幫到這一步也夠了,至于父女間能否摒棄前嫌家庭和睦,他也管不來那么多。

        “今天的第三份貨品,它的品質要優于之前的兩份……”布寧緩緩地說。

        路明非心里正嘀咕說這東西還有品質差異的時候,零已經舉牌了,“從一億九千萬美元開始吧,沒必要浪費時間。”

        全場震動,無論是躍躍欲試的還是冷眼旁觀的都傻眼了,有人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切地看向身邊的人求證,有人則憤怒得就差拍案而起了。

        他們都聽聞過羅曼諾夫家族的財力,也都把零看作強有力的競爭者,卻沒想到皇女殿下的出價是如此地蠻橫,隱隱透出“這過家家的小游戲是浪費我時間”的意思。

        路明非也懵了。克里斯廷娜的病和布寧的委托他都沒跟零說,倒不是瞞著她,而是跟她沒關系。這小事他自己搞定就好,卻不料老板忽然抽風。

        片刻的沉默之后,謝苗咳嗽了一聲,“殿下是覺得羅曼諾夫家族的財力足夠碾壓我們所有人么?”

        “試過才知道。”

        “皇女殿下,我不得不提醒您,我手中已經有一份貨品了,它的價格是目前最低的。”謝苗冷冷地說,“即使我高價拿下這份貨品,平均下來依然是不錯的買賣。而你手中除了錢,沒有別的籌碼!”

        “兩億美元。”零淡淡地說。

        所有人愣了一下才明白,零刷新了價格。可根本就沒人跟她競價,之前一億九千萬美元的價格是她自己出的。

        路明非也愣了一下,卻是因為記憶中芝加哥的拍賣會上,那個穿金色紗麗的女孩也是自己跟自己競價,兇悍的風格跟零如出一轍。

        區別只是那女孩的霸氣和容光都威懾全場,而零這么做的時候,漫不經心的口氣更像是菜市場買豆腐,一塊九的豆腐給兩塊,說聲別找了。

        “拍賣場上只有一種語言,數字。”零繼續完善自己的小漫畫,“您說得太多,就像一邊唱嘻哈一邊投籃的球手。”

        謝苗勃然大怒,優雅暖男形象瞬間崩塌,他離座而起,身體前傾,兩眼噴火地盯著零。

        “謝苗,你應該知道這里的規矩。”布寧低聲說。他這么說的時候并不多么咄咄逼人,但也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謝苗強迫自己坐回椅子上,深吸了口氣,“米哈伊爾,你的籌碼給我!”

        在場的人都猜到了他跟米哈伊爾是同盟,但這句話說出來,就是不在乎同盟關系的暴露,志在必得。

        “把我的籌碼轉到謝苗的名下。”米哈伊爾毫無異議,把號牌沿著桌面滑給布寧。

        銀行家用眼神詢問布寧的意見,布寧抓起米哈伊爾的號牌,把它交給身邊的服務人員,“我們不限制客人之間交換籌碼,何況米哈伊爾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坐席。”

        隨著大額資金倒入謝苗的賬戶,謝苗的信心和氣勢都倍增。他直視著零,舉起手中的號牌,“兩億一千萬美元。”

        “兩億二千萬美元。”零卻沒有跟他四目相對,這可以理解為不屑,也可以理解為她正專心于自己的畫作。

        “兩億三千萬美元。”

        “兩億四千萬美元。”

        價格交替上升,雙方寸步不讓。沒有人加入這場競爭,也不明白這是怎么了,分明后面還有三份貨品,這兩人卻必須在這一輪分出勝負。

        零淡定如常,謝苗卻顯得極其興奮,面色赤紅,指節因為用力而發白。

  http://www.sasczn.live/book/11893/2537705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sasczn.live。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金利彩票骗局大揭秘